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人妖变态家族

人妖变态家族 - 人妖变态家族



张华今年已经16岁了,身高也长到了1米8,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孩,他身
感自己肩膀上的重担,同时也享受着全家女性给他的爱。也许是正在青春期的缘
故吧,张华总觉得自己身边的这种爱不同寻常。

也不知什麽原因,自从张华记事起就没有爸爸的存在,问妈妈时,妈妈也含
糊其词,使张华一直以为爸爸在自己的幼年去世了。从小没有爸爸的张华心中到
也坦然,因为妈妈和姐姐的爱已经让他感觉生活中没有遗憾,而张华也是个很懂
事的孩子,知道用自己的爱去反馈给疼爱自己的姐姐。

张华的妈妈叫常秋月,1米75的身高在她的同龄人中显得很有味道,今年
已经37岁的她身上散发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与芬芳。但是岁月的磨砺并没有
减弱她身上的风韵与美丽。

从张华小时侯到现在,已经有无数的追求者热烈地追求过秋月,但是都被一
一回绝,有时张华问妈妈为什麽不再找一个,妈妈苦笑着告诉张华,她为了张华
所以才守身如玉。

这样的结果虽然让张华很欣慰,但是也带来了一些苦恼。张华已经进入了青
春期,而且他知道自己有根超乎常人般巨大的鸡巴,大小和粗细仿佛A片里的一
样,这也使得他每天都性慾高涨。看着妈妈38D的奶子,常使得张华不自禁的
跑回自己的卧室手淫。

张华还有一个姐姐,名叫淩衫,今年20岁,已经上大学了,乌黑的长法配
上天使的面容,还有一对让张华魂牵梦绕的38C的奶子。也许是遗传的关係吧
,淩衫也有1米78的身高。

张华一直劝姐姐去参加模特比赛或小姐选拔,但也都遭到了姐姐的拒绝。而
且和妈妈一样,姐姐也同样不断地拒绝身边的追求者。她们对爱情的态度让渐渐
张大的张华越发感觉不对劲,难道亲情的纽带可以让两个美丽的女人拒绝爱情的
到来吗?

张华的母亲是一家证券公司的高级CEO,每个月收入不匪,而家里的存款
似乎也根本花不完。三个人都是喜欢安静的人,因此他们住在离市中心不远的一
座郊区别墅内。如果说张华的前16年都像一个正常男孩那样张大,那麽在他高
一的那个暑假,他的人生开始发生重大的转变。


第一章 妈妈的秘密

这个假期,张华準备在家里好好休息,同时也想帮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以报答妈妈一直以来对他的疼爱。一天,在张华晚上跑步回来后,他照惯例将
衣服扔进了洗衣机,进浴室去洗澡。但是当他洗到一半时去想起来衣服里有给妈
妈买的生日礼物——一个製作精美的花环,这个花环大概有大拇指粗细,外边镶
嵌着一圈精美的KISSES巧克力球。

如果让水一洗那还得了。于是张华跳出了浴室,跑到洗衣机边。但是出乎意
料的是,衣服竟然不见了!正当张华狐疑之时,听到隔壁传来妈妈的声音。

「好孩子,我的孩子真是好孩子……恩……妈妈好爱你……对……再快点…
…再用力点……妈妈好喜欢你的礼物……」

张华悄悄地爬在妈妈的门口,门没有关严,于是他顺着门缝向里面望去,然
后他被里面的情景惊呆了。

妈妈一丝不挂地躺在她宽大的床上,两对巨大的奶子裸露在外,她的左手不
断地搓揉左乳上已经有些发黑的奶头。她的头上正套着张华刚运动完的内裤,鼻
子正对着张华鸡巴对的位置,充满享受着儿子内裤上的尿骚和异味,她的眼睛紧
闭,口水不断地从嘴角向外涌出,浓密的黑色腋毛展露在外。

而她的右手正握着自己的鸡巴!不错,正是一根巨大的鸡巴!张华仔细一看
,也不是A片中的假阳具,而是一根和男人一样的大鸡巴,上面青筋暴起,深红
色的龟头向外渗透出透明的液体,而鸡巴长度足足有20公分!只见秋月左手揉
着自己的奶子,右手掳着自己的大鸡巴,张华送给她的花环被她穿在了鸡巴的根
部,而巧克力球却被她塞进了自己的屁眼。秋月没有阴道,鸡巴下面除了两颗巨
大的卵蛋就只有屁眼!

「妈妈竟然是个人妖!「张华已经完全沈浸在眼前的景象中,不知为何
,看到妈妈是人妖虽然让张华无比震惊,但是更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沖动和
性慾。

不知不觉中,张华的鸡巴也硬了,青筋暴起。张华虽然只有16岁,但是鸡
巴硬起来却足足有18公分!虽然似乎比不上妈妈的鸡巴,但是在同龄人中也算
巨大了。

张华跪在地上,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妈妈激烈的手淫场面,左手抚摩着自己
的卵蛋,右手开始跟随妈妈的节奏激烈地掳着自己的鸡巴。

另一方面,秋月的淫叫不断地沖进张华的耳中:「好儿子,妈妈好想要你插
妈妈,插妈妈的臭屁眼……妈妈……也想插好儿子的香屁眼……我们互相插……
互相喷射臭精液……互相吃精液……哦……我受不了……快不行了……」

随着秋月的右手越动越快,她的左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的屁眼,眼看爆发在迹
,她的大鸡巴已经百分之百膨胀,硕大的龟头呈现出紫青色。而张华的左手也已
经插进了自己的小屁眼,脑子里想象着妈妈嘴里喊的画面。这对疯狂的母子几乎
同时达到了性的顶点,两股巨大的精柱从两根超级大鸡巴里喷射而出。整个空气
中弥漫着腥臭的气味。

当张华回过神时,他惊讶地发现门被自己碰开了,刚才忘情的他根本没有注
意自己的举动。秋月呆呆地望着她,已经忘记擦掉身上的精液。而张华也惊慌失
措地说不出话来。过了良久,秋月开口了。

「儿子……来……到妈妈这来……让妈妈帮你……」秋月富有母性的嗓音呼
唤着张华。

「妈妈……对不起……我……」

「什麽都不必说……是妈妈不好……让妈妈来补偿你……」

「怎麽补偿我……」

「……好好爱你……身上的部位……」

「知道了……我也会好好爱你的……妈妈……」

张华仿佛中了魔咒一样,慢慢走到了秋月的床边,他的眼睛里充斥着妈妈硕
大的奶子、软下去的小鸡巴以及妈妈浓密的阴毛上成片的腥臭精液。而秋月嘴角
带着笑意,眼睛里充满着欲火。

「来,乖儿子,坐到妈妈对面来。」秋月拉着张华的手,让他坐到了大床上。

「妈妈……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爱你……」张华鼓足勇气说出了一直以
来想说的话。

秋月望着儿子忘情的眼神,内心中受到了巨大的触动,一直以来她也多麽想
让儿子能明白她的苦衷与爱啊!作为一个人妖的她在性上具有局限性,但是儿子
是她每天朝夕相处的人,而且自从知道了儿子有18公分的大鸡巴后,她更是欲
火难耐。秋月的眼中不自觉地已经含着泪水。

「好儿子,你不在乎妈妈不是女人吗?」

张华望着母亲美丽的脸上梨花带雨,心中充满了对秋月的爱。他没有说话,
突然低下头去,一口含住了秋月已经软下来的鸡巴。张华忘情地吸吮着妈妈鸡巴
和阴毛上腥臭的精液,他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又臭又鹹的精液有任何难吃,反而让
张华有种原始的快感和沖动。

秋月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卖力的吸吮自己的鸡巴,心中充满了喜悦和兴奋,
刚刚软下去的鸡巴已经迅速充血膨胀,20公分的鸡巴胀满了张华的嘴,秋月能
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已经碰到张华的喉咙。尽管大鸡巴让张华几乎难以下咽,但是
张华的心中只有慾望,奋力叼住秋月的大鸡巴。

秋月让张华反过身来,屁股对着秋月爬在她的身上。秋月将自己的内裤也套
在了张华的脑袋上,让他充分吸吮自己内裤上分泌物的气味,她先是舔吃了张华
鸡巴和阴毛上的腥臭精液,然后也开始忘情地为张华进行口交。两个人呈69形
状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大鸡巴,两根大鸡巴也都膨胀到了顶点,顶在双方的咽喉部
位。

「妈妈……你的鸡巴好好吃……儿子好爱吃……妈妈的鸡巴都流水了……」
「乖儿子……妈妈也爱吃儿子的鸡巴……又臭……又香……」

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剧烈,都把吃奶的力量使出来。张华的双腿夹紧了秋月
的头,而秋月的双腿也夹紧了张华的头。两个人都弓起身子,準备迎来最后的疯
狂。

秋月右手不断地抚摩张华的蛋,左手蘸了点口水,一股脑将中指插进了张华
的屁眼。张华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疼的叫出声来,但是快感已经充斥他的大脑,
他现在只想和妈妈一起堕落。很快他适应了秋月的食指,同时屁眼也开始放鬆下
来,享受着自己下体带来的快感。张华也伸出左手抚摩着秋月的卵蛋,右手伸出
两跟手指一同插进秋月已经有些松垮的屁眼。

「妈妈……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

「不用再忍受了……儿子……妈妈和你一起射……」

张华和秋月几乎同时达到高潮,巨量的精液从硕大的龟头中喷涌而出,两个
人贪婪地吸食着这股美味的臭精液,口中不断传出咕咚地吞食声。

高潮过后,张华瘫在了秋月的怀里,而秋月抱着张华,眼神里却还有一丝邪
意。秋月玩弄着张华软下去的小鸡巴,「乖儿子的小鸡巴真是可爱,妈妈好喜欢

「「妈妈,我想尿尿。」

「妈妈也想尿,不过乖儿子你可以不去厕所尿。」

「不去厕所去哪里啊?」

「尿在妈妈的嘴里吧,妈妈做梦都想喝儿子的尿呢。」

张华的梦想实现了,他也在无数次手淫时,幻想着妈妈可以喝他的尿,而现
在秋月的话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华站到地上,而秋月则跪在他的前
面,嘴里含住了张华的鸡巴。起初张华还有些紧张而尿不出来,于是秋月用手指
插进张华的小屁眼帮他排尿。

终于,一股黄色的尿柱从张华的鸡巴里射进秋月的嘴里,由于尿量巨大,尿
已经从秋月的嘴角渗出。秋月贪婪地吸吮着张华的每一滴尿液,骚臭的气味已经
充满了整个房间。这股气味就好象催情药一样,让两人的鸡巴又迅速膨胀充血。

终于,张华尿完了。秋月站起来,而张华跪下去含住了秋月的鸡巴。不一会
儿秋月的尿就装满了张华的嘴。也许是年龄的缘故,秋月的尿比张华的还腥臭,
但是张华却觉得非常的好喝。

秋月尿完后,张华站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看着对方又再度勃起的大鸡巴相
对一笑,秋月抱住张华,舌头伸进了张华的嘴里。两条带有精液、唾液和尿液的
舌头交织在一起,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味道。两根鸡巴也合并在一起,龟头、阴茎
和卵蛋互相摩擦。

张华跪爬到了床上,撅起屁股,他似乎已经有所觉悟,他要把自己献给自己
深爱的母亲。秋月跪爬在张华的身后,掰开他的屁眼,将自己的脸塞进张华的屁
股。一条湿滑的舌头钻进了张华的屁眼,秋月闻到了张华体内的奇异的味道更觉
得性慾高涨,卖力的舔弄着张华屁眼上的每一根毛、每一条皱纹。秋月的左手掳
着自己硕大的鸡巴,右手则掳着张华的鸡巴。

「妈妈……好舒服……屁眼……被妈妈的舌头撑开了……妈妈喜欢闻儿子屁
眼的臭味吗?」

「……妈妈……好喜欢吃……儿子的屁眼……很臭……也很香……下次……
妈妈要乖儿子给妈妈吃……你的黄金……」

秋月跪起身子,她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她的大鸡巴开始一寸一寸地插进张华
的屁眼。张华顿时感觉剧烈的疼痛,仿佛一颗炸弹在他的屁眼爆炸。

秋月知道张华的辛苦,右手不断地刺激张华的龟头以让张华好受些。慢慢地
,张华的屁眼适应了秋月那粗壮的鸡巴,肌肉也完全放鬆下来。他示意秋月可以
动了。秋月怕张华痛苦,开始还是慢慢地蠕动,后来她发现张华的屁眼虽然紧,
但是比她自己想象的要适应自己的大鸡巴,而且张华的鸡巴上也流出了黏液,证
明他已经不再痛苦。于是秋月逐渐加快了自己的频率。

空气中弥漫着淫蘼的气味,一对母子已经合二为一。两个人的频率已经非常
快,秋月每次都将鸡巴插到没根再往外抽拔。两个人的大卵蛋也互相撞击着,秋
月手上的频率也随着两人急促的呼吸逐渐加速。

「妈妈!好舒服!我好爱你的大鸡巴!」

「妈妈也爱儿子的小屁眼!让我们一起射吧!」

「好的!儿子要用屁眼吃掉妈妈的精液!」

随着两声咆哮般的呻吟,张华和秋月同时到达了高潮。一股精液洪流沖刷进
了张华的屁眼。而张华的鸡巴也颤抖着喷射出比上两次都多的精液。两个人的身
体已经完全抽搐。嘴里都失神地流出了口水……

张华躺在妈妈的怀里,嘴里含着秋月的奶头沈沈的睡去。而秋月望着深爱的
儿子心中充满了爱和满足。她发誓要在下次将自己的全部奉贤给儿子。而在门外
,一双美丽的眸子目睹了眼前发生的一切。淩衫在看完弟弟和妈妈做爱的全过程
后也射精了……



第二章 女王姐姐

当张华醒来时已经下午了,昨夜的激情让他睡了很长时间。妈妈应该已经去
工作了,张华决定今天晚上要插进妈妈的屁眼。张华走进客厅,姐姐淩衫正穿着
运动服坐在沙发上正看电视,不用说,喜欢运动的淩衫一定是刚打完她自己最喜
欢的网球回来了。

姐姐是个冷豔的人,虽然她也很爱张华,但是平常却总是表现的不自然,她
的同学都叫她「冷美人」。张华坐到姐姐的旁边,静静地看着美丽的姐姐。如果
是妈妈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的美,那姐姐身上就洋溢着青春美的痕迹。

「小华,还没吃饭吧?」

「还没呢,姐姐是不是给我带好吃的了?」

「呵呵,都这麽大了还老让我给你带吃的。」

淩衫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两根双层肉热狗以及一大桶张华最爱吃的土豆泥,
「但是你现在可不许吃。」

张华正要开动,却听姐姐不允许自己吃,不解地问:「为什麽啊?」

淩衫的眼中闪烁了一丝奇特的笑意:「昨天晚上被妈妈插屁眼爽吗?」

张华大吃一惊,平素沈稳冷静的姐姐突然说出这种话让他非常的惊讶,而且
他立刻意识到了昨天和妈妈做爱的事情已经被姐姐知道了。

看张华不说话,淩衫的脸上开始露出了邪恶的笑。她开始抚摩张华的内裤,
随着她的手,张华的大鸡巴开始勃起。

「今天我要你换个花样吃饭……」

淩衫说完突然吻住了张华的嘴唇,舌头伸进张华的口中,舔食起张华嘴里的
每一个角落。另一边,淩衫脱下张华的内裤,开始搓揉起张华已经膨胀到18公
分的大鸡巴。

每天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姐姐现在竟然搓揉自己的鸡巴,这让张华感受到前所
未有的刺激。也许是因为昨天已经和妈妈发生关係的缘故吧,张华迅速进入了状
态,而他鼻子闻到的姐姐身上散发出的刚运动完的汗香也让他如癡如醉。他左手
抚摩着淩衫的乳房,右手伸进了姐姐的内裤。而令他想不到的是,姐姐的内裤里
居然也有一根大鸡巴!

淩衫站起身,微笑着脱下了自己的短裙和内裤,一只巨兽展现在了张华的面
前。淩衫的鸡巴没有张华和秋月的长,大概只有15公分左右,但是却异常的粗
壮!已经膨胀的赤红色龟头足有一个小苹果大小,而运动完的汗臭也随之飘进了
张华的鼻子里。那简直是女神的味道啊!

「小华,想不到姐姐也是个人妖吧?」

「……姐姐……我喜欢你的样子……让我着迷……」

「姐姐好高兴小华喜欢,姐姐今天要让小华用特殊的方式吃姐姐买的热狗和
土豆泥……」

淩衫将热狗拿出来,用两片面包夹住张华的鸡巴,另两片则夹住了自己的鸡
巴。同时她将两条香肠一条插进了张华的屁眼,而另一条则插进了自己的屁眼。

张华心领神会,躺到地板上,将屁股擡地高高的。淩衫头沖着张华的鸡巴爬
在张华的身上,两个人69式地开始吃对方的大鸡巴以及上面的面包,同时还时
不时就着屁眼的臭味吃一口插在两人屁眼里的香肠。淩衫的屁眼里不断散发着运
动完的臭味,这让张华迷醉。

而张华由于憋着大便,屁眼的味道也让淩衫魂不守舍。这对淫乱的姐弟很快
就吃完了对方下体上的面包和香肠。

两个人开始互相为对方硕大的鸡巴口交。淩衫的鸡巴虽然不长,但是由于十
分粗,而塞满了张华的口腔。很快,张华要高潮了,正当他準备和淩衫一起高潮
时,淩衫却推开了他。

淩衫拿起旁边的土豆泥,让张华双腿劈开呈M型坐在地上。她自己坐在张华
的对面,双腿同样呈M型。张华的左腿搭在了淩衫的右腿上,而淩衫的左腿搭在
张华的右腿上。两个人的会阴紧贴在一起,两对卵蛋压迫着对方,两根大鸡巴也
紧紧地并在一起。

淩衫将土豆泥反着扣在两根大鸡巴上面,土豆泥包裹了姐弟俩的鸡巴。张华
感觉到巨大的快感,姐姐鸡巴那奇特的触感加上土豆泥的温暖让他感觉自己已经
到了喷射的边缘。

张华的双手搓揉着淩衫的大奶子,而淩衫的左手握紧着两个人鸡巴的根部,
右手疯狂地用土豆泥桶套弄两人的大鸡巴。两人的舌头互相胶着着,口水顺着两
人的嘴角不断流出,而两人还不时地舔食对方掖下渗出的汗液。闻着淩衫腋毛上
恶臭的香味,张华知道射精开始了……

「姐姐……我要射了……姐姐的鸡巴太下流了……要射了!」

「小华的鸡巴射吧……射的越多越好……姐姐也……要射臭精液了!」

随着两人的疯狂吼叫,两股浓精射进了土豆泥的桶里,和土豆泥混在了一起
。平静后,两人将对方鸡巴上的土豆泥和精液吃进肚子里,并共同品尝了那混着
精液的土豆泥。

「小华,姐姐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平静后的淩衫对张华说。

「什麽地方?」

「你要蒙着眼睛,绑着双手和我去,去了你一定不会后悔的。」淩衫的嘴角
再次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张华知道自己还没有完全地满足,他也能想到姐姐也还没满足,于是他答应
了姐姐的要求,蒙上双眼绑上双手,被姐姐牵着走了很远。当他睁开眼睛时,却
看到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场景。

张华环顾四周,是一间从没有见过的房间,四周阴暗潮湿,只有一盏烛灯照
着整个房间。房间内有一张大床,床上还有七、八条铁链,旁边的墙上挂满了各
种SM用的道具。张华在A片里看过,这就是所谓的SM密室。

「姐姐……这是咱们家里吗?」

「嘿嘿,对啊,这是咱们家里的一间密室,对不起啊,一直没有告诉你。」

说着说着,淩衫一把将张华推倒在床上,由于张华双手被绑,他没有任何的
反抗余地。

淩衫迅速的将张华的两条腿缠上铁链,她按下床边的一个按纽,张华的双腿
就被吊了起来,高度让他的屁眼正好可以撅出来,而上身还躺在床上。不知为何
,张华感觉到了无比的兴奋,虽然他隐约知道了自己一会被SM的命运,但是他
却丝毫不觉得有什麽不适,鸡巴反而硬了起来。

「真是我可爱的弟弟,原来天生就有SM的倾向。」

淩衫右手搓揉着自己也已经硬挺的鸡巴,怪笑着说,「今天我是你的女王,
你要任我摆布。」

说完,她双掌一拍,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地从阴影处爬过来。这个人不是别
人,正是秋月!

只见秋月脖子上套着一只狗脖圈,屁眼里塞着一根巨大的假阳具,而鸡巴上
则套着一个橡皮套子,这个套子是电动的,她爬过来的时候套子也在她那20公
分的大鸡巴上不停的震动。张华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平常温柔的母亲竟然被自
己那沈稳的姐姐当狗一样叫过来,她们的面孔都是那麽的美丽,同时他们的下体
还都有一只大鸡巴!

张华被蒙住了脑袋,淩衫用自己刚才脱掉的带有汗臭的内裤包裹住了张华的
头。又用张华刚才脱掉的内裤套住了秋月的头。

「亲爱的妈妈,小华刚才说他憋着大便,你看怎麽办呢?老憋大便可是不好
的哟。不如这样吧,我们帮小华拉通通便你看如何呢?」

秋月似乎早已经和淩衫有所默契,不住的点头,然后她拿过一只500CC
的灌肠器,来到了张华的屁眼前。

秋月先是舔湿了张华的屁眼,然后毫不忧郁地将灌肠液打进了张华的屁眼里

另一边,淩衫跨坐到了张华的头上,用自己的屁眼对準了张华的嘴,同时也
将一只500CC的灌肠器插进了自己的屁眼里。

「小华,你不是很喜欢姐姐吗?那姐姐的大便你也一定很喜欢了?姐姐今天
赏给你。」

淩衫淫笑着,肛门开始用力,同时开始疯狂地掳自己的大鸡巴。

与此同时,秋月也将灌肠液打进了自己的屁眼里,她反向爬到了张华的身上
,嘴对準了张华已经肿胀的屁眼,撅起屁股,将屁眼对準了淩衫的嘴。

而此时的张华已经欲火焚身,他迫不及待地想和妈妈、姐姐一同堕落为」粪
便人「!淩衫将秋月的内裤也套在头上,用口对準了妈妈的屁眼,左手搓揉着
自己的鸡巴,右手搓揉着秋月的鸡巴。而秋月不断地用舌头刺激着自己儿子的屁
眼,左手抚摩着张华的卵蛋,右手套弄着张华的大鸡巴。

三个人同时闻着内裤里腥臭的味道,三根鸡巴同时达到的喷射的边缘,三个
臭屁眼都正在酝酿着大便风暴,而三张嘴都在期盼着那恶臭的食物。

终于,一切都爆发了!三根鸡巴同时爆发,淩衫将精液射在了张华的身上,
而张华将精液射在了秋月的大奶子上,同时,秋月将精液射在了淩衫的奶子上。
秋月的屁眼第一个喷发,恶臭的稀屎灌进了淩衫的口中。

淩衫的屁眼第二个爆发,同样恶臭的大便浇灌着张华脸上每一个部位。最后
,张华开始喷屎,句量的大便沖洗着秋月的面孔,而秋月也不愿意浪费任何一分
儿子的排泄物,大口大口地吸吮儿子的大便。而随着三个人长时间的排便,三股
尿柱也激射在三人的身上。

「妈妈……大便好好吃!小华……姐姐的大便好吃吗?」

「姐姐的大便好香……尿也香……妈妈……儿子的臭屎味道怎麽样?」

「……恩……儿子的稀好吃……妈妈……一点也舍不得浪费……恩……」

「姐姐、妈妈……我好爱你们……你们的鸡巴、奶子、精液、尿液、大便…
…我都好爱……」

「小华……我们也爱你……以后每天我们都要这麽堕落……是吧,妈妈?」

「恩……对,小华、小淩……每天……都要吃……鸡巴和粪便……」

在郊外的一栋别墅中的一间密室里,一幅让人看了血脉纷张的画面正在上演


张华和秋月双双跪在扑满屎尿的大床上,两个人的胳膊向后擡起,四只手被
捆绑在一条粗铁链上。他们屁股相对,一跟电动的假双头龙阳具在两人的屁眼不
断地搅拌。两人的屁眼中还不时地向外渗出恶臭的粪便,把双头龙染的通体屎黄


两个人的眼睛全被蒙上,头上套着沾满粪便的内裤。两人的鸡巴硬挺着,上
面已经被精液、屎尿浸染的看不出本色,只能看到两个小皮球一样的龟头不断地
渗出透明的液体。

「儿子……屁眼舒服吗?」秋月的声音已经因为兴奋而颤抖。

「……舒服……妈妈的臭屎……和儿子的臭屎都和在一起……」

正当两人在享受这种受虐的快感时,头上套着粪便内裤的淩衫拿着一跟低热
蜡烛站到了床边。

刚开始她将蜡油滴在这变态母子的屁眼上,她每滴一次,两人都条件反射地
顶一下屁股,而双头龙也深入他们屁眼一回。后来淩衫开始将油滴到两人的鸡巴
上。

随着微烫的蜡油落上两人的鸡巴,他们更是发出了低声的嘶吼。

淩衫将秋月放下来,让她仰面躺在张华的身下,双头龙弯曲后还是插在二人
的屁眼里。淩衫拿出一个充满润滑液的大橡皮套子,先是套在了秋月的大鸡巴上
,然后她慢慢下放绑住张华的铁链,对準角度后将张华的鸡巴从另一个方向塞进
了套子里。

两跟以及被刺激地无比巨大的鸡巴交织在一起,将套子撑地满满的。张华感
觉自己仿佛到了天堂一样,妈妈的大鸡巴有坚硬又温暖,摩擦着自己的鸡巴。

这时淩衫打开了电动开关,套子开始向女人口交的嘴一样上下震动。张华和
秋月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的大叫起来。

淩衫跨坐在秋月的头上,让秋月品尝自己还在向外流粪便的屁眼,双手掳着
自己的大鸡巴,同时将舌头探入了张华的口中,品尝起自己刚刚排出的髒东西。
这时房间里只有双头龙和橡皮套的震动声,以及秋月吸吮淩衫屁眼的吸吮声

逐渐地,三个人感觉又要到达高潮了。于是淩衫放下了张华。她让秋月跪爬
在床头,然后幅着张华,跪爬到了秋月的后面。

「小华,我知道妈妈已经插过你的屁眼了,现在让你享受一次妈妈的屁眼。

「「姐姐,我……还是第一次……」

「乖儿子别害怕,妈妈的屁眼早就等不及让你插了,来……插死妈妈。」

「张华在淩衫的指引下将大鸡巴插进了秋月的屁眼,也许是鸡巴第一次经曆
插人的感觉,张华在秋月屁眼里,在粪便和皮肉的包裹下感受到了巨大的快感。

与此同时,秋月也兴奋的大叫起来,张华的双手穿过秋月那腋毛密布的腋下
,猛力地搓揉起秋月的两只D罩杯的大奶子,同时秋月双手也全力地掳自己的大
鸡巴,回头来和张华双唇相交。

这时淩乃拿过一个发电机,上面安插了几条电线。她将其中的两条电极夹在
了张华和秋月的卵蛋上,又拿了两条电极夹在了自己的奶子上。淩乃爬到了张华
的背后,将她那粗壮的大鸡巴插进张华的小嫩屁眼里,巨大的鸡巴和着张华肠子
里的粪便,这让张华疼到极点,他的眼泪、口水、鼻涕全流下来,而秋月赶紧一
口口地将这混合黏液吃进了肚子里。淩乃拿过粘满粪便的双头龙,将其插进自己
的屁眼。

三个人的身体交叠在一起,鸡巴和屁眼的快感传遍三人的全身。他们的脑子
里已经丝毫没有理智可言,有的只是人类最原始的堕落慾望。淩乃和张华的动作
一致,三个卵蛋不断地互相碰撞,发出下流的声音。张华不时转过头,和淩乃双
舌相交,屁眼的疼痛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变态堕落的快乐。

「妈妈的屁眼好温暖,姐姐……姐姐的鸡巴真有力……」

「儿子……干死妈妈……哦!妈妈感觉屁眼的肉都快翻出来了!」

「妈妈!小华!让我们一起堕落!

「随着三人高潮越来越逼近,淩乃打开了发电机的开关,电流瞬间从张华和
秋月的阴囊上,从淩乃的奶子上传遍了三人的全身。强烈的电流令三个人同时失
禁,口水、眼泪、鼻涕四下横流,然后又被三人吃进肚子里。粪便再度从肛门中
涌出,三股精液也喷射而出。在张华和秋月的屁眼里,精液混着大便,他们觉得
自己的肚子里翻江倒海,人也都翻起了白眼。

电流消失了,高潮也结束了,张华和秋月已经大小便失禁,他俩失神地倒在
床上。而淩乃虽然也大小便失禁,但是用残存的一点意志支撑自己爬到了两人中
间。她抱住两人的头,沈沈的睡去……


第三章 粪便狂欢节

在经曆了这个疯狂的夜晚后,母子三人的感情都升华到了极致。而淩乃给出
了一个令三人都更加疯狂的提议。既然三个人都喜欢粪便的感觉,那麽就在一周
后的周六来次「粪便狂欢节」。具体内容是,这一周内,三人都要正常的饮食
,而且尽量多吃,但是每个人都不能排便,一直将巨量的大便积攒到周六再一次
清出。

在这一周里,灵衫和张华在学校,而秋月在单位里要想尽一切办法收集公共
厕里的大便,在周末的时候派上用场。

提议一经给出便立刻被秋月和张华同意。三个人淫魔的心以及鸡巴似乎都一
经对一周后的那一天跃跃欲试。

由于淩乃要去大学寄宿,所以留下了秋月和张华两个人在家煎熬的等待。起
初,两人还能忍受这种感觉,当有便意时还可以忍耐,每到晚上,张华和秋月都
还能享受对方的屁眼。

但到了后来,越来越强的便意几乎令两人正常的生活都受到了干扰。周三的
时候,两人就约定一经不能再插对方的屁眼了,因为浓浊的精液基本上相当于少
量的灌肠液。而周四,为了不让大便自己喷出,母子二人都为对方安插了肛门塞
以防万一。

时间一晃跨度到了周五,离灵衫回家只还有一天了。这一天,张华将当天搜
集好的粪便放入储藏室内后,肚子开始剧烈地抽搐。张华感觉这次的风暴比前几
次更加剧烈,便捂着肚子仰躺在床上哪也不敢动。随着感觉的加剧,张华逐渐躺
着也不行了,巨大的便意将张华逐渐折腾的大汗淋漓。

秋月在回家的路上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便意。也许是成年人的缘故吧,她
坚持着回到了家。

「啊……我……不行了……真的……啊……啊……」张华的声音从房间里断
断续续地传来。

秋月捂着自己的肚子,咬着牙走向了张华的房间。秋月打开门,一股粪便的
恶臭扑面而来。但是仔细看看,张华只是捂着肚子不断地呻吟,房间里并没有半
点粪便的影子。

「小华,你再忍一下,妈妈也在忍,你坚持住,现在放弃就前功尽弃了。」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好难受……」

「明天早上姐姐就回来了,再忍忍,妈妈和你一起忍。」

秋月走近张华,恶臭越来越强,当然这味道对她来说很受用。

「小华,这味道怎麽回事?」

「……妈……我的嘴……看……」

秋月走过去一看,惊讶的发现张华的嘴里在往外冒粪汁。原来他已经憋的令
粪便从肠道倒流回了口腔。

秋月赶紧扶起张华,但她一扶不要紧,张华迅速感觉粪便开始快速地向口腔
涌来。
「妈妈……我……我快吐了……」

张华支支吾吾地说。

秋月顿时觉得无计可施,坚持了这麽久,不能前功尽弃。眼看着粪便伴随着
黄色的胃液以及食物残渣已经划过了张华的舌头,秋月情急之下将嘴对上了张华
的嘴唇。顿时恶臭粘稠的粪汁和呕吐物开始涌入了秋月的口腔。

两人拼命地搂住对方,让张华的呕吐物不至于有一点泄露。也许是天生变态
的缘故,伴随着呕吐物在二人嘴里的交换,两人胯下巨大的鸡巴都觉醒了。秋月
和张华嘴对着嘴,无法脱掉上衣,但是双双迅速地将下身扒了精光。

秋月喝完了张华的呕吐物,将他放在了床上,由于两人屁眼都有塞子,因此
秋月讲两人的大鸡巴和阴囊并到了一起,开始疯狂地搓揉。张华由于吐出了一小
部分,肚子暂时不难受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疯狂的快感,他也申出手,和母亲四
手相交,开始一同搓揉两个鸡巴。

突然,秋月的脸色开始难看,原来是张华的呕吐物将她原本已经塞满的肚子
又挤压了一部分。和张华一样的症状开始出现在了秋月的身上。

「……乖儿子……你……喜不喜欢……刚才妈妈……吃……你的食物……」
「喜欢……好喜欢……妈妈……我们再揉快点……」

「那儿子你……能接……妈妈的食物……我也快……吐了……」

张华兴奋地点点头,他取过之前用过的鸡巴套,套住了二人的鸡巴,同时将
档位打开。

他双手捧住了秋月的头,将她的身体拉了下来。秋月的粪便和呕吐物混合着
张华的粪便和呕吐物一股脑地开始向张华的嘴里喷涌。两根舌头在汙秽粘稠的液
体中不断交织,两根鸡巴也随着套子的震动越发的坚硬。

但是,由于两人身体挤压在了一起,肚子也随之互相挤压。两人同时感觉到
了比之前更强大的洪流开始贯穿自己的身体。张华和秋月以更大的力量抓住了对
方的头,嘴张到最大,準备迎接快感地狱的到来。

终于,张华和秋月几乎同时开始从口中喷射出粘稠的液体,两人用尽全力吸
着对方的臭液,也不断地吐出新液。与其同时,两人巨大的鸡巴开始喷射精液。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两人循环呕吐的情况仍然没有消失,秋月取过一个
巨大的二人头套,将张华和自己的头绑在了一起,同时又拿出一根短管,塞入张
华的口中,并用短管配套的固定器讲管与儿子的头固定住。

「儿子……这样……我们就可以睡觉了……」

接着,秋月将自己的嘴套向管子,也用同样的方法将自己固定住。盖上被子
,摘掉鸡巴套,两人就这麽随时互吐地沈沈睡去……

周六上午,当灵衫回到家时,巨大的便意也已经将她折磨的不成人形,嘴里
也不时地有粪汁向外冒,为了掩人耳目,她準备了呕吐袋,僞装成晕车才没被人
发现地回到了家。她打开房门,看到了已经因为不断呕吐而几乎失神的张华和秋
月。

「杉杉,你终于回来了……」尚有一丝意识的秋月欣喜地说。

灵衫看到这幅淫臭的画面,立刻将自己的全身脱了精光,野兽一样的大鸡巴
已经挺立起来。而秋月和张华也摘掉了短管,将自己的身上扒了精光。

「我们去储藏室吧。」

周六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但是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一个男人和两个有
鸡巴的女人在阴暗潮湿恶臭的储藏室里开始了他们的堕乐。

秋月家的储藏室的构造很想农村里的粪池。进门之后就是一个大约50平米
的凹陷地带,这也给他们用粪便淫乐提供了条件。

张华躺在地上,因为下面有地热,所以浑身到很是暖和。灵衫跨坐在他的眼
前,将鸡巴深深地往张华不断冒粪汁的嘴里抽插。而秋月则打开一袋粪便,从其
中找了两条最大最硬的,装在注射器里开始向张华已经满仓的肛门里开始注射。

张华本来已经肿胀的肚子迅速向气球一样开始扩张。灵衫也打开一袋稀屎,
和秋月用注射器向对方的屁眼灌肠。三个人的肚子都已经像怀胎8、9个月的孕
妇一样大了,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

秋月爬在地上,将自己的屁眼对準了爬在自己身后的灵衫的嘴,而张华爬在
灵衫身后将嘴对準了灵衫的屁眼。秋月和张华分别在自己的屁眼和嘴上戴上了倒
吸型漏斗,对準了灵衫的嘴和屁眼猛地插了进去。秋月和张华都用右手搓揉着自
己的大鸡巴,而左手开始用力按压自己的肚子。秋月的屎从屁眼里开始向灵衫的
嘴里灌入,而张华的屎从自己的嘴里向灵衫的屁眼里开始灌入!

灵衫痛苦并快乐地开始呻吟,双手抓住自己的大奶子和大鸡巴拼命地搓揉。

一波又一波的臭粪灌入了灵衫的体内,三个人也达到了精神的亢奋点。接着
,灵衫半蹲着,屁眼对準了跪在身后张华的嘴,而秋月背对张华头点地的跪着,
张大双腿将屁眼靠向张华的屁眼,并用一根软管连接了二人的屁眼。

灵衫奋力按压自己的肚子,三人份的大便开始倾斜而出,张华长大嘴,拼命
吸食着三人的恶臭大便,而随着粪便的加大,张华也开始便吃便拉地向秋月的屁
眼里拉屎。

三人意犹未尽,灵衫和张华取过几条大便,开始互相灌肠。张华跪爬在地上
,秋月侧躺在张华的屁股下,同时双手将自己的大腿抱在胸前,令屁眼暴露出来
,灵衫头点地跪在秋月的屁眼后,自己的屁眼对準了张华的嘴。

三人呈现三角形排列。然后……张华的大便开始向秋月的脸上喷射,巨大的
洪流彷佛喷泉一样将秋月的全身立刻染满腥臭的粪便,而秋月第二个开始排便,
灵衫也忍受不了,在同时大口吸食秋月粪便的同时,自己的粪便也一股一股地喷
向张华的全身。三个人彷佛就像在用粪便洗澡一样达到了亢奋。三个大鸡巴也都
到了喷射的边缘。

三人释放出所有搜集的大便,顿时巨量的粪便将储藏室的凹槽添满,形成了
一个天然的粪坑。秋月跨坐在灵衫的身上,搓揉着自己的鸡巴,而灵衫的鸡巴从
下面抽插了秋月的肛门。

而张华掰开灵衫的双腿,将鸡巴抽插进灵衫的屁眼。随着鸡巴在自己体内的
抽插,粪便逆流的秋月和灵衫抱紧了对方,嘴对嘴地吸食着对方的呕吐物。灵衫
的身体已经几乎浸没进粪便里,只留下脸、奶子和鸡巴能依稀可见。

「……乖……女儿……干死妈妈!对!吐给我!我爱吃!」

「妈!你这个贱人!我吐……吐给你……你也吐给我……好弟弟……再用力
……再用力!」「妈!姐姐!我……我不行了!」

「那就一起来!我的两个乖宝宝,我们一起来!

「张华、秋月、灵衫三人同时高潮,激烈的快感让张华的精液和粪便同时激
射而出,而秋月和灵衫因为有精液灌肠,嘴里更加巨量的呕吐物对着对方的脸喷
射出去。

三个人像狗一样的爬着,逞三角形地将屁股挤在一起,三根大鸡巴被鸡巴套
套住,互相用鸡巴来和对方的鸡巴性交。三个人的精神状态已经完全错乱,都开
始大口吸食着地上的屎便。

三根鸡巴互相交错着,青筋抚摸着对方的青筋,龟头亲吻着对方的龟头。秋
月和灵衫的两根鸡巴夹住另外一根鸡巴按揉,两女的鸡巴在男人的鸡巴上不断的
摩擦揉蹭。而两女的卵蛋也紧紧地和张华的卵蛋贴在一起,三个人卵蛋上的毛也
不时地挂弄着对方阴囊的嫩皮肤。

「小华,你属不舒服?」秋月一边问,一边继续吃着美味的大便。

「很……很舒服呢,「张华吸溜了一大口稀屎说。

「弟弟,我们一起坏掉吧……」灵衫温柔的说。

「恩……姐姐……妈妈……我爱你们……」

两女一男的鸡巴开始加快了摩擦的速度,互相的龟头不断挂弄对方龟头以及
龟头下面的凹槽,皮肤和皮肤之间的青筋也越磨越大。三格阴囊已经变成在互相
撞击。终于,秋月先坚持不住,粪便和精液先从下体喷射出来。浓稠的精液混合
着一些流进鸡巴套的粪便将张华和灵衫的鸡巴暖暖的保住,两人也顿时觉得坚持
不住,粪便和鸡巴也同时开始喷射……

在世界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一个拥有超尺寸鸡巴浑身全被黑黄色粪便覆盖
的男人以及两个拥有更超尺寸鸡巴浑身因为粪便铺满而没有一点肉色的大奶子女
人抱在一起,三根软下的鸡巴互相搭着。他们不时用手来搓揉对方的大卵蛋和大
奶子,也不时用嘴喂一些大便给对方吃。他们,是恩爱的家庭……



第四章 魔王的使者

时间一晃过去了一个月,秋月一家三口过的是其乐融融,三人在爱与粪的洗
礼下亲情得到了巨大的升华。灵衫仍然是继续着自己在大学的学业,而今天,新
来了一位叫红薇的身材超级火辣的女教师,183CM的身高加上至少E罩杯的
巨胸都十分吸引眼球。她的到来引得班上的男同学一阵欢呼。对班里其他男生根
本没兴趣的灵衫自然也没把这个老师放在心上。但她不知道的是,红薇却已经将
灵衫锁定为了目标……

一天下课前,火辣的女老师红薇来到了灵衫的寝室,宿舍里其他女生都去游
泳了,而灵衫因为不敢暴露鸡巴而留在宿舍休息。

「老师好。」正盘算着周末回家如何玩弄张华的灵衫漫不经心的说。

红薇同样漫不经心地坐在了灵衫面前。

「这个老师……神奇什麽……「灵衫心里暗骂,「老师,您找我有事吗
?」
「灵衫,那个好吃吗?」红薇坏笑着看着灵衫。

「什麽好吃?」灵衫非常疑惑。

「呵呵,你说呢?灵衫同学,妈妈和弟弟的排泄物好吃吗?」

灵衫这一下可吃惊不小,这个和自己漠不相关的女人竟然会知道自己的秘密
!」

老师……您说什麽……我不明白。」

红薇笑了笑,也不答话。突然,她将手申向了灵衫的下体,灵衫本来还想挣
扎,红薇却用熟练地手法抚摸起了灵衫的尚且柔软的鸡巴。

随着红薇不断地搓揉,灵衫的粗壮鸡巴隔着裤子就屹立起来。红薇不等灵衫
反映,迅速拉下了灵衫的裤子,厚实的嘴唇包裹住灵衫的大鸡巴开始不停地舔弄

灵衫回过神,一把推开了红薇。」老师!你要干什麽!」

红薇笑而不答,她缓缓地解开自己的裤腰,将裤子褪下。灵衫简直不敢相信
自己的眼睛,在她面前的老师胯下居然有鸡巴,而且是两条鸡巴!红薇的两腿之
间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阴毛,从肛门一直长到了肚脐以下。而她的卵蛋至少是灵衫
的两个大,上面坐落着两根鸡巴上下排列着,从长度看,红薇的鸡巴至少有25
厘米之长,鸡巴身的宽度和灵衫的相近,但龟头却异常巨大,有灵衫拳头大小。

「要不要品尝一下呢?」红薇笑着对灵衫说。

灵衫心里非常犹豫,她对于这个女人并没有什麽好感,但是两根巨大的鸡巴
却不断地令她心中骚动。红薇很有经验的抚摸着灵衫的头髮,将她缓缓放在床上
,自己跨坐在灵衫的头上,两人逞69式的纠缠在了一起。

红薇开始为灵衫口交,从卵蛋到阴茎在到龟头无不细心地服侍着。而灵衫也
终于忍受不住,张口含住红薇上面的一根鸡巴,又用手搓揉着另外一根……

大约半个小时后,灵衫瘫软在床上,她的精液已经被红薇喝到了肚子里,而
红薇两根鸡巴喷射出的双份巨量精液则将灵衫的全身覆盖住一层白色的膜。红薇
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抚摸着灵衫的头说:「乖孩子,你和你妈妈弟弟的事情我全
知道,不要问我为什麽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带你上天堂的,如果你愿意,
今天晚上来我家,我家就在学校后门的别墅里……」

红薇走下楼,钻进了一辆豪华的跑车里,灵衫在窗户上看见有几个人高马大
的男性保镖在她左右。灵衫心中充满了狐疑,但暗自下决心晚上去探个究竟。

夜晚,灵衫来到了红薇的别墅,门口,白天见到的红薇的一个保镖在门口接
待了她。这个保膘相貌英俊,身材高大,黑色的西服下隐约感觉到有强健的肌肉
,只不过他剃了个光头。

「灵衫小姐,我叫白虎,女主人等您多时了。」

「好奇怪的名字……

「灵衫心中暗想,跟着他进了别墅。一路走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
豪华的别墅,里面的装潢也十分奢华。巨大的穹顶上画有魔鬼的油画,而四周的
墙壁上则画满了赤裸的女人。

灵衫被带到了一个客房内,没有看到红薇,白虎就让她先在客房的床上休息

不知为何,灵衫逐渐感觉到了浓浓的睡意……

灵衫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地被绑住双手,远处几个人影在不停地
闪动。她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惊呼了出来!

远处,红薇坐在一个巨大的沙发上,上半身披了件红色的夹克,隐约中没有
露出乳房。而下半身则是完全精光。两个猛男跪在她的脚下,分别为她两个巨大
的鸡巴口交。

她的前方,另外两个猛男正把两个人压在身上猛操,灵衫定睛一看,被压在
身下的两人竟然是妈妈和弟弟!秋月仰面朝天,双手被绑在脑后,身高至少2M
的猛男一手搓揉着她已经硬的发紫的大鸡巴,一手搓揉着她的大奶子,跨下一根
至少25CM的巨跟正无情的抽插着秋月的肛门,同时猛男俯下身子,不断地吸
吮舔弄着秋月的腋毛。而秋月的双眼失神地翻着白眼,口水、鼻涕、眼泪已经留
了一脸,嘴角却挂着快乐的笑容。另一边,张华跪爬在地上,双手同样被绑于脑
后,他那男性的略瘦小的屁眼被白虎疯狂的抽插着,张华的脸上同样液体飞流,
嘴上挂着和秋月一样的笑意。

「很惊讶吧,小妹妹,其实你们一家三口早就让我们盯上了,顺便介绍一下
,操你妈妈的是我们家老大青龙,操你弟弟的人你见过,是我们家老二白虎。我
脚下这两个则是老三朱雀和老四玄武。」红薇笑着。

「你有什麽目的!」灵衫愤怒地喊叫。

「你先别生气,让我们盯上是你们的荣幸,我们可是不一般的人哦,具体的
一会儿你就会明白了。」

红薇走到灵衫的面前,脱掉上衣。红薇的两个大奶子上居然长有两根鸡巴!
她的乳晕巨大,而乳头的地方已经完全扩张开,从里面长出了两根5CM左右的
鸡巴。红薇没等灵衫反映,让玄武把灵衫扶起来。红薇用自己的奶子对上了灵衫
的奶子,两根鸡巴在灵衫的乳房上不断摩擦,同时红薇的两根鸡巴像有生命一样
,上下夹住了灵衫的鸡巴,不断旋转着摩擦着灵衫的青筋。

「你喝过我的精液,其实你已经可以和我一样了。」红薇嘴里念了句咒语。

灵衫开始感觉自己浑身燥热,尤其是下体和乳房。突然,灵衫的鸡巴开始膨
胀,乳房也逐渐变大,乳腺被打开。

红薇将自己的乳房对上了灵衫的奶子,两根鸡巴插进了灵衫扩张的乳腺里。
此时的灵衫也开始逐渐意识模糊。隐约中,她看见红薇的舌头开始变长,像
一条毒蛇一样的穿进了自己的嘴里。

红薇的舌头从灵衫的口腔一路向下探索,逐渐穿过了灵衫的胃,开始向灵衫
的肠子前进。灵衫知道自己的体质已经因为红薇刚才的咒语而变得不同寻常,红
薇操自己的奶子和穿越自己身体的舌头都给自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也就
放弃了抗争的打算……

灵衫的第二根鸡巴终于长了出来,阴毛也像红薇那样迅速蔓延到了肚脐以下
,而阴囊中的两个卵蛋也极速膨胀至之前的两倍大,好像一个肉瘤一样悬挂在灵
衫的两腿之间。红薇和灵衫的四条鸡巴交错着,两对马眼不住的互相亲吻,数条
青筋也开始互相爱抚。红薇继续延伸自己的舌头,从她味觉里传来了灵衫粪便的
味道,又臭又粘,原来是红薇的舌头已经攻进了体质经过改造的灵衫的肠子里。

而灵衫也学着红薇,将自己的舌头开始延长,慢慢划过了红薇腥酸的胃液,
也品尝到了红薇肠子里的粪便……

两个漂亮的女人用自己的舌头在对方的肠子里探索粪便的味道,两个人的乳
房交织在一起,灵衫从乳房里长出的鸡巴和红薇的乳鸡巴互相顶撞着,而跨下的
四条鸡巴也在不时地缠绵悱恻,四份淫水开始逐渐浸湿了两人浓密的阴毛。突然
,玄武和朱雀分别走到灵衫和红薇的背后,用他们强健的手臂举起了两人的双腿
,两个男人粗壮的阳根一瞬间插进了两个女人已经饑渴的屁眼,玄武的鸡巴和红
薇的舌头在灵衫的肠道里想交,红薇的舌头缠住了玄武的龟头,伴随着他的每一
次抽动不时的用舌尖挂弄玄武的马眼。而灵衫的舌头则和朱雀的鸡巴在红薇的肠
道里相遇,她也用同样的方式爱抚着这个男人的大鸡巴。

灵衫和红薇都已经爽到了极致,两个人的舌头开始旋转着绞在了一起,两个
人的手都开始搓揉对方暴露在外面的乳鸡巴。而两人的阴毛伴随着快感像有生命
一样站了起来,交杂在四条大阳具周边,彷佛鸡巴套一样将四条鸡巴紧紧地裹在
了一起,让它们彼此挤压到没有半点空间。

同时,青龙和白虎将秋月和张华拉到了灵衫和红薇悬空的屁股下,两人背靠
背地坐在地上,双腿张开,青龙和白虎分别操着两人的屁眼,巨大的鸡巴不断沖
击自己的肠道,秋月和张华都感觉非常的快感和便意在同时涌动,两人仰起头,
分别疯狂地舔弄着灵衫和秋月毛发浓密的会阴和卵蛋。

「要……射……」灵衫含糊不清地开始吼叫。

「一起……」红薇同样含糊不清地开始吼叫。

两人的淫叫似乎像催情药一样刺激了另外六个人,青龙和白虎俯下身体,和
秋月张华疯狂地舌吻,秋月和张华也开始急速地蹂躏自己的鸡巴,显然,这对母
子也快要射精了。而玄武和朱雀也开始全速沖刺着灵衫和红薇的屁眼。

八个人十四条大鸡巴几乎同时开始射精,四个男人将自己浓稠的精子射进了
屁眼里。而秋月和张华则把自己的精子射在了青龙和白虎的身上。灵衫和红薇的
乳精子射进了对方的嘴里,而两个人胯下的四条鸡巴则已经将包裹地阴毛完全喷
射,巨量地精子落进了张着大嘴等候的秋月和张华的口中……

四个男人坐在一旁,他们开始休息。而张华和秋月因为喝了红薇的精液,身
体也开始发生了一变,他们的身体都像灵衫一样,张华的胸口开始膨胀,一对豪
乳长了出来,母子的乳腺都开始扩张,长出了两条乳鸡巴。两人的阴毛也开始浓
密,卵蛋变大,同时另一条鸡巴长了出来。

秋月和张华用胯部作为对方的支点,双双躺在地上,双手支撑着自己的屁股
向上擡起,同时弯曲两条腿,让自己的屁眼全面暴露出来。而红薇分开双腿,跨
坐在了张华的脸上,灵衫则跨坐在了秋月的脸上。秋月和张华将脸埋进了灵衫和
红薇的屁眼里,而灵衫和红薇将脸也埋进了秋月和张华的屁眼里。然后,四个已
经被操得扩张的屁眼开始排出混合着精液的臭屎,四张嘴忘情地开始吸食着这世
界上最臭也最好吃的食物,八只手牢牢地抱住了四个屁股,而四个人十六条鸡巴
同时开始喷尿。

云雨过后……

「你到底是什麽人?」灵衫问。

「呵呵……」红薇微笑着,「我是魔王的使者。」

「魔王?」秋月问。

「其实我也和你们一样是人,但是自从有一天遇见了我的王,也就是魔界之
王——卡鲁多,我就被他所折服了。他不像人类那样歧视我这样的人妖,反而还
宠爱我又加,给了我超凡的能力。」

「就是你身体变异的能力?」灵衫下意识地看看自己也已经变异的身体。

「恩,对。简而言之,这次找你们,我是背负着魔界的使命。」

「什麽使命?「秋月问。

「我们想找几个在人间天生具有堕入魔道的荒淫潜质的人类来我们的世界,
就像我一样。我希望你们和我一起走。」

「我……有点害怕……」张华说。

「放心,不用害怕,我可爱的小弟弟。你们对于性交、排泄的喜爱都让我着
迷,在人间你们只能过普通人的日子,还要因为是人妖而担惊受怕,但在我们那
里,你们可以找到你们的全部……」

红薇的话彷佛具有魔力,也可能是母子三人实在就是天生的性变态吧,他们
无法拒绝这份邀请。

「我们去……」



第五章 盛宴

秋月、灵衫、张华睁开眼,一个巨大的黑暗宫殿映入眼帘。宫殿里非常的温
暖,以至于三人的十二条鸡巴都不会被冻着。他们三人跟着红薇以及她的四个猛
男随从一起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秋月脑子一片空白,她只记得三人在红薇的别墅里睡了一晚,醒来便来到了
这个地方,她知道,如果没有红薇,他们母子三人连怎麽回去都不清楚。灵衫看
着自己的身体,乳房已经有南瓜一样大小,两个乳房上的鸡巴以及下面的两条鸡
巴都垂着,看着看着她不觉有些兴奋,一想到自己来到了这个淫魔的世界便有些
硬了。而张华摸了摸自己的乳房,他知道自己也变得和母亲与姐姐一样了,心中
隐约的不安中却夹杂着一丝喜悦。

「小姐们,我们到了。」

红薇停住脚步,八人已经来到了魔王卡鲁多的寝宫。

只见四周阴暗的墙壁正中在王座上坐着一个庞然大物,卡鲁多身高至少3M
以上,浑身上下的皮肤是深绿色,眼睛发蓝,巨大的肚子下面,下垂着数条绿色
的鸡巴,每条鸡巴光是没有勃起就至少有半米长,和半米宽。

「我的主人,我把您要的人带来了。」

红薇说。

「恩,我亲爱的红薇,让我来看看他们的能力吧。」

说完,卡鲁多手指一挥,从他身后站出了四个浅绿色皮肤的女人。说是女人
,準确来讲应该是魔族的女人。

她们每个女人都长着彷佛人间健美先生一样的肌肉,身高都在2M上下,胯
下也都长着两条巨大而且勃起的鸡巴,每条鸡巴又都有50CM长短,而每个女
人屁股后面都有一条巨大的尾巴。

其中一个长髮长,肌肉发达而且年长一点的温柔地说:「我来介绍一下,我
是卡鲁多大人的奴僕长,马莲,「她指着旁边一个肌肉最发达,头髮非常短的说
:「这是我们最强壮的芭芭拉。」

她又指着芭芭拉旁边一个个头稍微矮点,头髮披肩的说:「这是我们里面最
喜欢玩花样的杰尼。」

马莲走到最后一个身边,这个女人身高最高,头髮疏成了辫子:「这个则是
我们当中的骄傲,络丝,至于为什麽强,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秋月不解地问红薇:「这些人来干什麽?怎麽看我们的能力?」

红薇笑了笑:「马上你就知道了。」

马莲嘴里念叨了一句咒语,突然青龙白虎等四人开始捂着脑袋痛苦地倒在了
地上。他们的身体竟然开始发生变化。青龙的肚子裂